新華社“雪龍”號1月23日電(記者 張建松)在浩瀚無際的南大洋,“雪龍”號整整一周都是與氣旋相伴,在大幅度的顛簸搖晃中,一直保持十五六節的航速與時間賽跑。“雪龍”號預計26日晚抵達長城站,比原計劃提前三天時間。
      據“雪龍”號船長王建忠介紹,羅斯海新建站選址地與長城站相距4000多海裡、相隔140多個經度、相差9個時區。“雪龍”號自1月17日凌晨駛離羅斯海以來,一路連續不斷地遭遇氣旋“圍追堵截”。有的氣旋還十分“詭異”,忽左忽右、忽東忽西。
      一周來,記者看見“雪龍”號窗外基本是霧氣矇矇、雨雪交加、寒風呼嘯、白浪滔天。其主要原因在於一個南太平洋副熱帶高壓“功力”超強,將四五個環繞著南極大陸“奔跑”的西風帶氣旋全部堵塞在西經115度以西的海域。副熱帶高壓和一個個西風帶氣旋低壓相繼打起“遭遇戰”,在海面上颳起八九級“梯度風”。
      23日,“雪龍”號還一度駛入了“冰山窩”。“雪龍”號值班水手趙孝偉緊緊把著舵,時刻緊盯著海面,加強瞭望。駕駛台雷達屏幕上,掃描出來的冰山如同滿天星斗一般密密麻麻,仿佛“冰山家族”集聚的老窩。船舷兩側,一座座奇形怪狀的白色冰山,在灰濛蒙的海面上,如幽靈一般時隱時現,悄無聲息地向船後方向疾馳而去。
      “按照慣例,在這種惡劣海況下,‘雪龍’號一般要駛進浮冰區避風或減速繞行。這次由於要為後續科學考察爭取時間,船沒有減速也沒有繞行,一直近似於‘大圓航行’,”王建忠說,“所謂‘大圓航行’,是高緯度海區兩點之間最短的航線。”
      連日來,“雪龍”號上的船時每天都要撥快一小時。許多考察隊員不僅飽受暈船之苦,生物鐘也早已經紊亂,晨昏顛倒、苦不堪言。“雪龍”號上的船員們卻必須堅守崗位,嚴格按照船時按部就班地工作。
      尤其是包志相、李頂文、秦冬雷、尹全升、張堪升等幾位廚師,不管時區怎樣變化,每天按時為全船101人精心準備一日三餐,極為辛苦。“民以食為天,廚師是船上最離不開的人,也是最不受關註的人。正是由於他們默默奉獻,考察隊員拼搏奮鬥才無後顧之憂,”“雪龍”號政委王碩仁說。  (原標題:第30次南極科考:“雪龍”號在南大洋與時間賽跑)
創作者介紹

2104

iwp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