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執法現場,一輛三輪車因長時間化療副作用亂停被鎖
  通竹北售屋訊員在採訪城管執法隊員
  紅網保靖站8月5日訊(通訊員 向紅星)清晨五點半,黃傑就起床了。行伍出身黃傑,在部隊就養成了早住商情趣用品起的習慣。洗漱完後,黃傑還會習慣性地整理一下城管制服。他是保靖縣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大隊城南中隊長,這麼早起床,就是要去執行任務。
  “城市管理不比microSD其他,我們6點半必須完成隊伍集結,開展工作。”黃傑說。
  當天6點半,保靖縣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班子成員隨執法隊員一道在城區開展行政執法。這已經是化療飲食該局領導班子成員雷打不動的一項工作。執勤一個半小時後,局班子成員才去辦公室上班,處理事務。
  在縣政府老院子旁的三叉路口,黃傑左手熟練地打著方向盤,右手握著喊話器,不停地喊著:“三輪車CB276,請不要停留!三輪車DZ812,這裡不准停車!”在駕駛台前,放著兩盒西瓜霜潤喉片。看著這一切,筆者對城管執法人員的誤解消釋了大半。
  執法車行駛到天佑賓館時,已不能前行。
  放眼望去,從商貿中心正門到老汽車站,已經車龍馬水熙熙攘攘水泄不通了。各式貨運車輛橫七豎八地放在街道上,各種聲音猛烈地撞擊著你的耳膜。
  見執法車到來,人們也熟視無睹,各自忙得不亦樂乎。見此情景,局領導和隊員們下車逐一規勸。碰到個別釘子戶,難免辱槍舌劍,面紅耳赤;遇到重物或難度大的,大家不時地搭幾把手。忙碌一陣後,大家的衣背被汗水浸透了。
  忙活到十點多鐘,路面基本上疏通,各色垃圾也被環衛工人歸桶,恢復了整潔。
  黃傑摸出一臺又老又舊的鍵盤手機對筆者說:“這還是朋友的機子,我的壞了,還沒空去看一部新機子。”他說著,露出潔白的牙來。筆者湊近一看,有5個未接來電。黃傑一看號碼就說:“是我未婚女友打來的,無非是小心出車,莫與他人扯皮等。每天早出晚歸,實在有些對不住她。”幾絲幸福中,夾雜著一些愧疚。
  筆者的肚子早就嘰哩咕嚕不停地抗議了。這才想起,該進早餐了。黃傑和他的戰友們最鐘愛一家包子鋪里的包子了,肉餡多油水足,一口咬去滿口熱油滿嘴香,爽滑可口。他們邊規勸人行道上的個別商販,邊去買包子。
  走到老長途汽車站時,黃傑興奮地說:“目前縣政府在站內空地上正搭建水果蔬菜花卉市場,建成後,個體商販都可以在裡面經營,馬路市場將會消亡,我們的執法壓力會減緩不少!”到了店家一問,包子竟然賣完了。黃傑只得沿路返回,買了一包油粑粑充饑。
  在街道上,幾位年輕的城管執法隊員斯斯文文吃著油粑粑,臉上竟然有幾分羞澀。在筆者眼裡,他們越發可愛了起來。
  補充完“能量”後,黃傑和大家又繼續沿街巡邏。
  這時候,太陽已儼然似個火球,陽光灑在身上如火舌在舔著,車內蒸籠般悶熱,汗水、油脂一股腦兒向外冒。只有少數幾輛西瓜車在街上遊蕩著,和執法車東躲西藏游戲著。直到十二點半,黃傑他們才下班。
  下午時,氣溫已達三十五、六度了,地面經烘烤,熱浪滾滾撲面來,快讓人窒息。正行進間,黃傑歡快的手機鈴聲打破了平靜。接聽後才知,原來是幾位戰友在建軍節小聚,邀請他立馬過去。正在上班的黃傑,委婉謝絕了邀請。
  巡至商貿中心大門口時,有一老婦人弓腰坐著,艱難颳著絲瓜。她的面前,有鮮嫩的豇豆、碧綠的空心菜、青青的辣椒待售。正欲勸其搬離時,旁邊的一位中年婦女插話了,說這老婦人已經八十多歲了,孤苦伶仃,靠政府低保和自己種些小菜糊生活。老人的背駝得厲害,走路快要貼著地面了。聽到這裡,所有人都沉默了。黃傑和隊員們一起將老人的菜搬至陰涼處後,才放心離開。
  看到這一幕,一陣陣暖流在筆者心中激蕩。
  華燈初上,閃爍的霓虹燈下,寬敞潔凈的保靖縣城街道顯得分外迷人。一種美景,一種心情。經過一天的城管生活體驗,這些感性與理性分明、俠骨與柔情並存的城管執法隊員,他們的一舉一動,在這個夜晚如和風拂面,春暖花開。  (原標題:保靖通訊員“體驗城管工作”:黃傑執勤記)
創作者介紹

2104

iwp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