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駐歐盟記者 鞠輝《中國青年報》(2014年11月01日04版)
  10月19日,支持加泰羅尼亞獨立的人士在西班牙巴塞羅那舉行聲勢浩大的示威活動。CFP供圖
  即將卸任的歐盟理事會主席範龍佩早在2010年就曾指出,民族主義是歐盟面臨的最大敵人。現在回味他的這句話,讓人尤感意味深長。今年9月舉行的蘇格蘭獨立公投,恰似投向平靜水面的一顆巨石,激起歐洲民族分離運動的新波瀾;即將舉行的西班牙加泰羅尼亞“公投”,則被視為獨立運動的“新樣板”和“風向標”。從西班牙的巴斯克到比利時的弗拉芒,從意大利的威尼托到法國的科西嘉乃至德國的巴伐利亞,民族分離主義的火苗已經在歐洲大陸死灰復燃,並有爆燃之勢。
  西班牙巴斯克地區:正在積蓄力量
  西班牙北部與法國接壤的巴斯克地區,長期要求脫離西班牙,取得獨立地位。該地區的民族分離主義運動,因臭名昭著的“埃塔”(ETA)恐怖組織而染上了血色。自2011年“埃塔”宣佈永久性停止與西班牙政府的暴力對抗以來,巴斯克獨立運動暫時陷入低潮。但加泰羅尼亞地區即將舉行的“獨立”公投對巴斯克民族分裂運動具有強烈的示範效應。儘管巴斯克地方政府目前仍主張向西班牙政府要求更大自治權,但巴斯克民族主義黨和其他分離主義勢力已經在積蓄力量,希望效仿加泰羅尼亞的做法,通過“和平”抗爭尋求獨立。
  比利時弗拉芒地區:爭取和平分手
  長期主張“弗拉芒獨立”的新弗拉芒聯盟黨在2014年5月舉行的比利時聯邦、地方和歐洲議會三合一大選中獲得勝利,進一步鞏固了它在比利時政壇中的主導地位。由於語言、文化和經濟發展水平的巨大差異,比利時北部的弗拉芒大區與南部的瓦隆大區之間的矛盾不斷加深。尤其是受到歐債危機的影響,經濟強盛的弗拉芒人不願再為日漸沒落的瓦隆人埋單。
  蘇格蘭儘管未能通過公投獲得獨立,但公投本身就足以鼓舞弗拉芒民族分離的士氣。目前,弗拉芒尋求獨立的主要障礙是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的歸屬問題,弗拉芒人不願放棄擁有重要政治和經濟地位的布魯塞爾,但講法語的瓦隆人占據布魯塞爾市民的絕對多數,他們不願歸入“獨立”後的弗拉芒。有鑒於此,新弗拉芒聯盟黨提議建立“邦聯制”國家,這樣既能保持比利時王國形式上的完整,又能賦予弗拉芒地區最大的自治權。與蘇格蘭獨立公投相類似,弗拉芒獨立運動是尋求在比利時憲法和法律的框架內,通過政治途徑尋求“和平分手”。
  意大利威尼托地區:國名已經想好
  位於意大利北部的威尼托大區是15世紀“威尼斯共和國”所在地。由於獨特的歷史和文化背景,以及受歐債危機的影響,近年來,威尼托大區政府和民間“獨立”意願日漸強烈。在2014年3月舉行的一項網絡調查中,參加調查的當地居民有將近89%支持威尼托大區從意大利獨立出去。這一次的網絡公投雖然不具有任何法律和政治意義,但對於推進威尼托大區獨立公投具有非常大的號召效應。
  威尼托大區政府和獨立運動領導人對在未來幾年內舉行公投非常樂觀,他們甚至連新的國名都想好了,就叫“威尼斯共和國”,與歷史上的共和國名稱相同。西班牙加泰羅尼亞地區推動獨立的策略和手法將為意大利威尼托地區的民族分裂運動樹立極具示範效應的先例。
   法國科西嘉地區:尋求特殊地位
  科西嘉島是地中海上的一個大島嶼,1769年被併入法國。歷史上一直存在分離傾向,但民意支持相對較弱,僅有18%左右的居民明確支持獨立。該地區分離主義主要表現為少數以“科西嘉民族解放陣線”為代表的極端分裂組織以暴力和恐怖襲擊形式發出獨立訴求。自2014年6月該組織宣佈放棄武裝鬥爭後,科西嘉分裂勢力轉而走上尋求政治解決的道路。爭取科西嘉獨立的“自由科西嘉”領導人塔拉莫尼表示,科西嘉獨立運動人士已經訪問了蘇格蘭和加泰羅尼亞,“探討獨立計劃以及共享經驗”。目前,科西嘉獨立運動正在尋求使該島獲得“特殊地位”,以便接下來也能舉行獨立公投。
  德國巴伐利亞州:分離勢力抬頭
  巴伐利亞是德國最大的州,也是最富裕的州之一。主張獨立的巴伐利亞黨在上世紀50年代聲勢正盛,不過自1966年以來一直無法在當地議會取得席位。值得註意的是,巴伐利亞黨在2013年的州議會選舉中獲得2.1%的選票,這是該黨在過去50年裡獲得的最高票數,反映出當地分離主義傾向的抬頭。據當地媒體報道,巴伐利亞州已不想再補貼德國北部及東部較窮困的州,並訴諸法院挑戰德國的財政均等化制度。
  巴伐利亞黨領導人韋伯公開支持蘇格蘭脫離英國,並將蘇格蘭公投樹為典範。儘管德國政府斥責所謂的巴伐利亞獨立純屬“荒謬”,但韋伯表示,“蘇格蘭獨立公投給了我們信心,將鼓勵巴伐利亞等歐洲地區繼續推動獨立運動,讓德國人和德國媒體不再譏諷所謂的巴伐利亞州獨立只是一個笑話。”
  本報布魯塞爾10月31日電  (原標題:民族分離主義火苗在歐洲呈爆燃之勢)
創作者介紹

2104

iwpe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